康剑飞 龙胜管业 《Communication》跨界艺术展|没有局外人,你也不是孤岛

"Ultimately the bond of all companionship, whether in marriage or in friendship, is conversation, and conversation must have a common basis……."

归根结底,一切人际关系的纽带——不管是婚姻还是友谊——都是对话,而对话必须有一种共同的基础……

——奥斯卡王尔德

这次《communication》(沟通)跨界艺术展,选用的媒介是特殊的——龙胜管材。特殊性在于,首先它们无处不在,作为现代建筑的血管,任何一个家开启装修的时候,最早是水电工入场;但同时,它们又是陌生的,因为它们被掩藏在钢筋混凝土中,它们作为非常具体的存在,却几乎从不存在于人们的觉知当中。这本身就是一种对生活的隐喻。

流动

在家居建材领域,管材的功能性意义就是输送——输水,排水,或者再开发一些额外的功能,比如龙胜开发的抗菌管产品。但最本质的还是在于保证生命最重要的物质——水,水的传输,或者说流动性。流动,必然就带着时间的属性,运动的属性,这种流动性,像极了生命。曾经有个朋友总结,他觉得中国讲究风水学,其实讲的就是一个流动性,风和水,都是流动的,流动起来,就通了,就拥有了活力和生命力。

中国人爱把家比作根,事实上,根是要不断和外界进行能量交换的,会不断蔓延开来,去建立新的链接,即使在内部,细胞与细胞之间,组织和组织之间,也一直在进行物质和能量传输的。家,也一样,需要交流,外在的,以及内在的。康老师的某件小城雕作品,从这个角度,带给我很多思考:家不是孤立封闭的堡垒,而是一个开放交流的生命体。这里的“家”,指代的可以是一个由各种建材组成的实体的房子,也可以是个人内心的安全基地,或者是集体和国家这种概念的存在。

没有局外人

人都有过感到孤独的体验,觉得自己是生活的局外人,或者是荒废遗弃的孤岛,当这种感觉出现,往往是内心停滞封闭了。事实上,每个人最根本的家,是自己的内心。生命流逝,每个人都是从内心出发,跨越重重障碍,又回到这里结束。在这个家里,有自我,本我,超我,他们各持己见,吵吵嚷嚷,有时候甚至有巨大冲突;这里有意识和潜意识的领域,他们彼此隔离,从不沟通。人的行为,很多是无意识的,或者潜意识的。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做,那就是意识和潜意识是分裂的,而常常无意识的某些行为,会影响到关系,造成误解,隔阂,阻碍,自然也包括了和自己的关系。如果说愿意去深挖,最后到潜意识,这个努力的过程,或者说这个桥梁就是意识跟潜意识的一种沟通,这样,自己就不会成为自己生活的局外人。

艺术的表达往往是潜意识的。艺术的呈现或许看不懂,但是对创作者来说,那就是潜意识的东西,或者进一步经过艺术家意识的探索,可以把它弄清楚,但终究更多是一种感觉,或者引起的某些思考。

艺术进入生活,就是从最根本处建立一种对话的基础,建立通道,是一种对觉知的提醒。有人看到某类作品会触动,却不知其所以然,可能恰好是这个作品让他感受到了一种潜意识的镜映。在繁忙的现代生活中,在看似网络化而缺乏深度链接的“工业化”生活方式中,保持一种对自我,对生活的觉知状态,或者说是一种对生命的激情。真正去看到自己,建立和自己的链接和沟通,便是一种自我疗愈,也往往是外部关系修通的基础,是打造内心家园的前提。但艺术如何进入生活?也是我们这个艺术项目想要去探讨和实验的。

你也不是孤岛

内在“家”的存在和发展,需要处理好和自己内在的关系,建立内在的链接和流动系统。而同时,人类作为社会的动物,我们处在不同维度的关系网中。从宏观的角度,尤其是后疫情时代,一个企业,一个行业,大到国家,又如何建立对话的基础?如何建立链接,创造良性发展的关系?通过展览,每个人会有自己的思考,毕竟,我们都身处同一个家园。

龙胜管,虽然是工业产品,作为艺术的媒介,这时候像是幻化成了某种通道因子,建立了我们对话的基础。这大概也是引起康剑飞老师等艺术家兴趣的某种原因。通过艺术家的表达,管子变成了万花筒,透过这个管子,我们看到了内在世界和外在世界的复杂与生动性,以及流动的生命旅程中,那些不可言说的体验和感动。

康剑飞访谈

问:胡雪

答:康剑飞

胡:这次龙胜管业和雅礼格致的跨界合作,您称之为“艺术与产业的跨界合作实验”,能具体解释一下吗?对于那些强调艺术和商业的矛盾性的观点,您怎么看?

康:显而易见,龙胜是致力于建筑装饰材料研发生产的企业,雅礼格致则是集合了众多艺术门类优秀实践者的团体,我们的合作表象上就是艺术与产业的合作实验。其本质实际上是在探讨,文化艺术与工业产品之间的关系,当然这种探讨由来已久,那么此次合作,作为艺术家个体,我最有兴趣的部分就是,我们可否转换一个新的视角来看待“产品”,以及在一件产品(物)上,视觉审美与实际功能到底应该是怎样的关系。我的个人实践并不想给出具体答案,更确切的说,我更想通过这个项目给企业,给用户,给观者提供新的思考路径。艺术与商业肯定是不矛盾的,历史事实已经很好的证明了这一点。如果说有矛盾,我觉得是背后隐含的情感,态度的矛盾。如果说商业带有强烈的目的性的话,那么艺术的本质仅仅是一种情感的表达,毫无目的可言,但是在当下,艺术跟商业已经合为一体,所以有时我会悲观地说,今天真正的“艺术”不存在于视觉中,可能仅仅存在于某个世界角落的孤独行者的思想中。

胡:这是您第一次做这种“与产业跨界”的作品吗?做这样的跨界作品,与平时的艺术创作有什么样的不同/带给您了怎样的体验?

康:其实之前有过几次这样的尝试,这种尝试对于一个创作者来说,有益无害,工作室内的艺术创作有时会有点儿矫情,会让你的创作形成某种惯性,在技术层面你会越来越游刃有余,同时也会产生某种“油腻感”。走出工作室,跟更多的艺术以外的机构进行合作,就像是一个久居于都市的人面对一次奇妙的旅行一样,让我充满好奇,充满未知,那么经验也告诉我,同样也会充满了可能。

胡:对于艺术介入商业,艺术介入生活,您持有什么样的立场和观点?

康:就目前中国而言,公共社会以及日常生活,都太需要艺术的介入了。我说的艺术介入,一方面指的是艺术实实在在可以起到的作用,比如艺术可以让产品变得更好看,另一方面是那种隐含其中的情怀,艺术有时候就像是致幻剂,可以让我们的生活过的不那么过于实际。

胡:“跨界”,“实验”,一直是您着重强调的关键词,不仅体现在雅礼的教学理念中,也体现在您个人的艺术创作中,这是不是成为一种康老师艺术的“产生”方式?康:像跑步,已经成为了我身体的一部分了,同时也是我的工作方法,潜在的动力是,我总对未知的东西充满了期待。

胡:“沟通”,英文是communicate,前缀是common的一个变体,表示public,general,意味着互通,使成为一种共识;又可理解为Mutual,相互的,大量的信息的交互。康老师为什么要把这个展览取名为《沟通》呢?

康:当然首先是管道本身给我的直观感受,一定跟传输、沟通有关,而在做的过程中,我也思考了很多的东西,比如物与物需要链接,人与人需要沟通。在这里,题目只是个引子,我特别希望通过这个引子能够引发更多的思考和可能性。因为当我放着音乐,光着膀子,一个人沉浸在拼接那些管道工作之中的时候,实际上想了很多很多,想清楚没有真的无所谓,在我看来最重要的就是那种在特定场域产生的虚无缥缈的那些思考本身。

胡:具体会展出哪些艺术项目,以及涉及了对哪些主题的思考呢?

康:可以看成是一个整体作品,这个整体会有几部分组成,具体到底是怎样的呈现,以我一贯的工作方法来说,可能只有到开幕的那一刻,才可能“完成”。

胡:从版画切入当代艺术,康老师一直在进行媒介材料,方法,概念和主题的动态组合,并且在精神上挑战传统艺术的边界,在记录自己感受的当下的同时,质疑或者反问社会对于一些事物的标准定义。

康:是,打破边界,打破以往的“规则”是我最感兴趣的部分,也许我有反骨,总是想尝试更多的可能性,我不认为顺利的人生是所有人的追求,我有时候反倒希望人生有些曲折,有些不同寻常的经历,就像我把管道拼合成了极度扭曲的状态,可能就是某种心理暗示再起作用吧。

胡:龙胜管道是传统的工业产品,采用标准的工业化生产模式,通过进给装置,连续性输入原料,基于使用不通模具(由芯模和定径套组成)挤塑形成,而版画(画/刻/印)也是对模具创造与复制的一个过程,这二者似乎存在一定的相似性?这是否也涉及到康老师对“版画是什么”的又一次思考和深度探索?

康:这是你的独特观点,很有意思。版画从最初产生那天起就带有强烈的商品属性,在众多的视觉艺术表达媒介中,版画非常特殊,它既有悠久的历史,又与时代紧密相连。版画是一门“综合”的艺术,它联结着艺术与科技,人文与社会,传统与创新。因此版画出身的艺术家具有了更多的可能性,事实也是如此,在纯艺术领域学习过版画的艺术家可以使用各种媒介进行创作。我特别希望能够尽快到龙胜的生产车间去看看,我相信我一定会有所收获。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