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丨《叶锦添:全观》艺术大展 遇见艺术和科技的高光时刻

(环球网艺术频道 李晓丹)13米挑高的大厅被黑暗包裹,直径6米透明悬浮城市发出光束、开始旋转,高5米的Lili穿着金属质感服装、面带智能眼镜、心脏在跳动,斑驳的光将周遭幻化为星际太空,呢喃的声音让这15分钟显得分外安静,所有观众仿佛是等待登上诺亚方舟的乘客,一起仰望一起静待,这是《叶锦添:全观》艺术大展的一个互动装置。

这次的展览与叶锦添印象中的“标签”相去甚远,有些观众感慨:“来之前我想象过全观的样子,无疑现场是颠覆的”。十年前,也就是2009年,叶锦添在采访中曾经说过“我相信真实的画面是假的”,这种否定并非指向现实的虚无,而是动态的变化,“未来是我感兴趣的,比如外星人、新人种等”,也是在那一年的年底他出了那本著名的《神思陌路》。十年后的今天,《叶锦添:全观》与其说是准备了一年半,不如说酝酿了十年。

“可视化的”精神DNA

整个展览从一条只有几台蜡烛的黑暗走廊穿过、听着自然界的虫鸣天籁,第一眼看到墙体上代表着“精神DNA”的幻想,对称、移动、细密、非具象的线条,旁边的注解是“有时候我不知道在等什么”,叶锦添试图通过一首诗去诠释一种情绪,开头的这一句带着某种期待拉开展览序幕。

叶锦添回忆创作历程时,介绍说:“我是用6B的素描铅笔单线回环往复地画,带着各种情绪、某种意识,不同的力度,这些线条粗细不一、密度不同、有深有浅。当实现了一种平衡,当足够了的时候,我就会停下来。商业无孔不入,物质不断重复,心灵荒芜和环境灾难是最大的危机。观看有两种,眼睛看、心看,我开始去研究看不见的东西是什么样子。当我们不再聚焦于某个具体的物体时,我们是可以看到这层物质之外精神上的东西,才不容易被迷惑,文化记录的不是事情,而是节奏感,。”

站在叶锦添的作品面前,你会感到全新的艺术叙述形式。这个画面就在你的面前,你却没有办法用眼睛去捕捉它,当你靠得越近,越会失去了对景象的辨别,精神DNA作品表现的是潜意识的、永恒的、生动的、不断变化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形成一种新的和谐、新的现实、新的不确定性。不确定性是一种开放性的、艺术性的,它是打开新的角度、新的知识、新的思维的基础,这种不确定性激发着观者去自由感受、自我发现。作为艺术家,叶锦添总是可以遇见最理想的表达切入点,无论是多么费解的哲学思维,他总是可以找到艺术思维构建的方法。

艺术,不就是以最符合当下又指向未来的方式呈现出来吗?

叶锦添说:“艺术能够在虚与实之间、科学与精神之间构建自由的景观,赋予曼妙的景象。好像一个海市蜃楼,倒影着别处的风景,它是寂静里面出现的风景,精神DNA的参与, 让无形的东西深刻可见。”

巨大到你忽略不掉的Lili

除了精神DNA,有一个巨大到你忽略不掉的Lili,它不仅仅是悬浮城市那个无法忽视的大个装置,还是整个展览中多不期而遇的Lili。为什么说它巨大,因为当你离开这个展览后,内心仍然停留着久久挥之不去的印象。

比如在二层展览的角落里,你会发现坐在椅子上的Lili,黑色长直发,黑色迪斯科风格裙子,黑色皮带女士腕表、猫形墨镜,苍白的脸。遁入黑暗中,第一印象她不过是一个穿着前卫的观众,而那种缄默让你一瞬间发现她的与众不同,她是一个人偶。

在三层,当我们反思着“被海洋吞噬的人类物质垃圾,如何失去了意义、如何被艺术家找回、重新被开发成艺术品,思考着目前面临的环境的危机和人类心灵危机”的时候,你又会和Lili不期而遇,这一次她穿上了银色未来感外套、破洞牛仔裤。Lili观看、被观看,她分明是人偶、是作品,却在的那一刻,似笑非笑、嘴角上扬,突然感受到她人性化的俏皮。

在四层的展览开头,是一直流着眼泪的青铜雕塑《原欲》,这是Lili的原型,叶锦添说:“流泪不代表悲伤,只是情感更原始的状态”。有一面墙是Lili的摄影展,叶锦添不断地将Lili置身于现实世界,照片场景都是生活场景中的一部分,而Lili突然而至留下照片,然后离开。叶锦添说:“Lili走遍了世界,在每个维度,她都会接触到不同的人事物,那一个被定格的时间没有延续性、没有方向感,作品完成的一刻就是时间碎片被定格的时刻,之后那段时间碎片就不再存在。”

一面杂志墙非常有视觉冲击力,封面上的每个人都是Lili,叶锦添说:“杂志是20世纪诞生的,每一个封面都那么的重要,甚至评判着每个时代最有影响力的人物。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产生了大量的封面,很多当时影响力的人经过时间被淡忘了,我把很多人脸换成了Lili的脸,融合成杂志的调性,仿佛Lili经历了不同的重要时刻。这些杂志展示了时间的样子,或许时间就如同老墙壁不断剥落。”

另一个装置中,怀孕的Lili与机器人工智能的Lili对谈着,人类从小baby到长大成人,而机器人被厂商制造、由不同零件组装而成,她没有被孕育的过程,也不懂成长的意义。观众、怀孕的人偶、机械质感的机器人同时出现在镜子中,真实的空间有着不真实的对话,抽离了现实,不同纬度一下子结合了,有着极强的心理暗示。整个空间被四周的镜子、光束包围,出现了无限的延伸感,观者在玻璃控制之外,但是也通过镜子置身其中。

每一个彩蛋都不是偶然

在展览的结束,叶锦添说:“我会带着相机,让Lili与观众、街上的人拍照,让每个人有机会一起拍照、一起创造,照片形成作品摆在那一面空墙上,这是一个彩蛋。”

在黑暗的走廊尽头你可以看到那束光,在被放大的人脑中你可以看到那束光,在扭曲的面料曲线之间你可以看到那束光,在恭王府拍摄Lili中你可以看到那束光,在摄影作品的交织枯树枝上你可以看到那束光,和Fendi跨界合作的包上也有那束光……

叶锦添所有的作品几乎都可以找到那束光,这是非常奇妙的整体性,这显然已经不单纯是物理现象,而是被赋予了特定的意义,带有永生、权威的象征意义,那束光仿佛是穿越过黑暗、穿越了时空、穿越了现实,获得了直抵人心的力量。

“我们是否似曾相识”整个展览的最后一句墙文字,再回忆诗的第一句“有时候我不知道在等什么”,这种感觉非常奇妙。

有时候我们不知道在等什么

在禁闭的瞬间内铭刻着荒谬

我梦我见,倒悬的空中流形

在虚空中可有我存在的影子?

又来了,那黑暗的隧道

沉默的海洋流离着无定向的灵魂

如旋风中闪现的叠影

稍作停留,在影子下静观

为何流着泪⋯⋯

穿越在片光只影的肃目中

静默无我的万言书

在时间的灰度里出现的叠影

我梦我见,倒悬的时间横流

悬浮在空中的墙

我们是否似曾相识?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